經典小說《你再也不會遇見我》全文免費閱讀小說完整版txt+

0-temp-201801-31-1517388404534.jpg

第13章 夢境
易水寒迅速的捕捉到了她的話里有話,捉住她的手腕:“你說什么,你知道向晚的消息?”

那急迫的樣子,都嚇壞了向妮。

向妮自知說漏了嘴,趕緊否認:“我當然知道,她跳下護城河死了。”

易水寒捏著她的手越來越緊,咬著牙,幾乎是一個字一個字的說:“你最好和我說實話。”

向妮被他捏的疼痛難忍,這個時候,她也明白了,他是狠心絕情的,她冷笑:“怎么,你還能將我囚禁起來不成?”

是不是對向晚做的一切會在她的身上重演?

易水寒回答她:“我保證你會比向晚痛苦十倍,百倍,不信你大可以試試看。”

她現在就感覺自己的手要斷了,她也不用試試了,因為她已經完全的相信了易水寒一定會說到做到。

只是她好不容易將向晚弄走了,又怎么會輕易的告訴易水寒事實的真相?

她挑釁一樣對易水寒說:“想讓我告訴你,可以啊,除非你答應我一個條件。”

看著向妮這個樣子,就知道她不懷好意,只是現在的易水寒沒有辦法,冷著聲音說了一個字:“說!”

反正已經到這個地步了,說就說,她也是無所畏懼了,“只要你和我的婚禮補辦了,我保證我一定告訴你。”

原本和向妮結婚就不是他所愿,只不過是人生有太多的無可奈何,現在向晚不見了,他更加的沒有結婚的心思。

向妮也看出了他的心思,就直接說:“你當然可以拒絕,你也可以一氣之下殺了我,但是你別忘了,我要是有什么問題,我爸媽不會放了你,向氏也不會是你的,最重要的是,你永遠也不會知道向晚的下落了。”

說完向妮就像是精神受到了刺激一樣,哈哈哈的笑起來。

她這樣的笑真的是易水寒頭皮發麻,然而他又不得不承認,向妮說的是有道理的,如果真的將她怎么樣,那么真的別想知道向晚的消息了。

一時間心亂如麻,放開了向妮,直接說了一個字:“滾!”

他現在不想見到她,不想見到任何人,最好誰也不要來惹他。

向妮也不急不惱,讓她走她果真就走了,因為在她的心里她很清楚,易水寒一定會再來找她的。

向晚走了之后,易水寒就將別墅里所有的人都遣散了,只有助理偶爾有很重要的事才會過來。

現在向妮走了之后,偌大的別墅里變成了死一般的沉靜。

他輕輕地走進向晚的房間,里面充斥著黑暗,偶爾有點光線從橫條的縫隙里照進來,讓人覺得有種徹頭徹尾的森寒。

她向晚,一個柔弱的女人,就是被他關在這樣一個房間里。

她在的時候,他只有滿腔的仇恨,因為向氏原本就是易氏,向晚的爸爸奪走了易氏,改名向氏,害的他家破人亡。

這么多年,他活著的唯一意義就是替父母報仇,奪回向氏。

可是她現在走了,為何心里就像是有一個無比巨大的空洞一樣,那么絕望,那么空虛。

他說過總有一天他會還她光明的,今天他就要兌現承諾。

他開始徒手拆掉那些被釘上去的橫木條,當時被釘的很緊,他拆的時候將手弄得鮮血淋漓,可是他不管不顧。

這些身體上的疼痛,和心里的比起來,還太過輕巧。

他甚至在想,當時的向晚是不是也是這樣的絕望,這樣的痛不欲生?

直到這個時候,他才愿意承認,或許自己早已在不知不覺中真的愛上了這個女人。

當雙手已經紅透的時候,木條終于全部被拆下來。

屋子里終于明亮了很多,他開始一點一點的仔細觀察這里。

以前來的時候,大多是為了泄憤,從來沒有好好觀察過這里。

而在向老爺子還在的時候,是不大同意他和向晚的,所以他也不敢在這間房間里逗留太久。

而現在,終于有機會好好看了,卻是在這樣的情況下,鼻頭一陣心酸,多少蒼涼。

首先看到的是窗臺上已經枯萎的玫瑰花,那樣安靜的被插在花瓶里,雖然已經死亡了,可是就是看的出來,它們曾經努力的生活過。

看到這里,他的心里又是一陣錐心刺骨的疼痛。

他太清楚這些玫瑰花的意義了。

當時他和向晚的愛情見不得光,至少是不能被向老爺子知道,所以每一點獨處的時光都是那么的寶貴,曾經又一次,向晚就告訴他:“都說玫瑰象征著愛情,玫瑰不枯,愛情不萎,你說我要是每天在陽臺上放上一束玫瑰花,是不是我們的愛情就一定能夠感動上天?”

當時的易水寒根本就沒有在意,甚至說他接近向晚都是有目的的,所以對她說的話根本就沒有放在心上。

讓他驚訝的是,那之后,向晚倒真的每天一束玫瑰,從無間斷,直到他將她囚禁,她再也訂不了玫瑰。

想到這,淚水已經模糊了,曾經他就是一個惡人,然而向晚卻用這種方式懲罰他。

他立馬打了電話給助理,讓他訂了玫瑰送來,從今天起,每天放上一束玫瑰花的任務就交給他了。

做完這一切之后,感覺自己所有的力氣都已經被抽盡了,躺在向晚睡過的床上。

枕頭上還有她的味道,他有些貪婪的聞著,手不自覺的伸到了枕頭下面。

摸出了一張照片,是他和向晚的合照。

只是照片上他的頭已經被向晚給挖掉了,只剩下向晚一個人在明媚的笑。

原來在她的心里也是這樣的恨,她的恨不比他少。

他抱著向晚的照片,淚水早已迷糊了上眼,甚至傳來沉痛的沙啞聲:“向晚,你到底在哪里,我什么都可以不要,我只要你回來。”

只是不管他怎么說,怎么吶喊,向晚始終沒能出現。

男兒有淚不輕彈,只是未到傷心處!

今天這里誰都沒有,他可以放下所有的偽裝,徹底的讓自己痛一痛。

后來,實在是太累了,眼睛也越來越沉重,抱著那張照片睡著了,還做了一個夢……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《你再也不會遇見我》已出全文

閱讀全文請搜索關注微信公眾號:心疼文學

回復小說名字 即可繼續閱讀全文章節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添加公眾號流程:右上角 + ,添加朋友,點擊下面的 公眾號 三個字,輸入 心疼文學 ,搜索關注即可。

推薦閱讀指數:★★★★★

注:建議大家到正版授權網站觀看小說內容,支持原作者。為了保護版權,本站不提供免費閱讀,只推薦小說名稱和對作品的一些個人見解,僅供大家參考。

0-temp-201801-15-1516004959809.jpg

第14章 生不如死的五年
夢里,向晚出現在他的面前,那開朗活潑的樣子,就和小時候粘著他的時候一樣,那么愛笑,那么愛說。

他是真的被她的樣子給打動了,忘卻了所有的仇恨和煩惱,就想這樣和她天荒地老。

可是就在他沉浸其中的時候,爸爸媽媽滿是血跡的出現在他的面前,面色猙獰的對他說:“水寒,你是不是忘記了我們是怎么死的了,你居然愛上了仇人的女兒,你要是敢再繼續和她交往,就算我們在陰間,也會擾的她不得安寧,到底是愛她還是害她,你自己考慮清楚。”

他幾近崩潰,一邊是自己的父母,一邊是自己的愛人,怎么選都是錯。

但是他竟然真的相信了,如果繼續和向晚好下去,父母真的有陰靈,真的會對向晚不利,所以他一邊愛著向晚,一邊又折磨著向晚。

說是在折磨向晚,其實是在折磨自己。

然后鏡頭又切換,向晚滿臉淚水的站在他面前,聲色凄厲:“水寒,我那么愛你,可是你卻這么對我,我恨你,活著忘不了你,做鬼放不過你。”

“不是的,小晚,不是這樣的,你聽我說……”

可是向晚根本就不聽他解釋,直接滿臉哀怨的離開了。

他伸出手想要抓住她,可是怎么也抓不住,她就這樣消失在自己的眼前。

拼命的追啊追,追到自己被驚醒。

感覺枕頭上濕了一片,又哭了,這個夢是這樣的真實,他沒能忍住自己。

現實生活中,向晚真的就像是消失了一樣,他快被這種感覺壓抑的喘不過氣來。

他現在只想知道向晚在哪里,無論付出什么樣的代價,他都愿意。

因此他迅速的找到了向妮,毫不掩飾自己的迫切心情。

向妮對于他的到來似乎一點也不驚訝,反而是用得意的口氣對易水寒說:“水寒,我就知道你一定會來找我的,只是我沒想到的是,你比我想象中的來的更早了點。”

易水寒冷眼直視著她,半點不想廢話:“立刻結婚!”

他只是想知道向晚的下落,而現在最快能知道她下落的只有這個辦法,至于結婚之后,怎么解除婚約,他自有辦法。

向妮其實知道易水寒心里是不愛她的,為了向氏和她定了婚約,卻也在婚禮上走了,后來和他說什么時候補辦婚禮,他一直搪塞推辭。

而現在他竟然這么急迫的和她說結婚,她卻一點也高興不起來,因為這一切都是為了另一個女人。

早就深耕在他的心里,可是他自己卻不愿意承認的女人。

向妮還是不緊不慢的回答他:“婚當然是可以和你結,但是不要這么急,畢竟現在是你在求我,不是嗎?”

她雖然面上很開心,但是看的出來,心里其實是苦澀的。

誰都希望自己愛的男人也愛自己,誰也不想在自己心愛的男人身上耍盡手段。

易水寒很聰明,怎么能聽不出來她這話里的深意?

他緊擰著眉頭,問:“你有什么要求?”

向妮笑著回答他:“我的要求很簡單,結婚五年內,不許離婚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易水寒氣結,卻一時間又找不到可以反駁的話。

向妮還是笑:“你不用這樣大義凜然的樣子,還是說你根本就是誆我來著,愿意結婚只是為了套取姐姐的消息,得到消息之后,就想將我踢開?”

他……確實是這樣想的,只是他還是低估這個女人了。

原以為向妮就是驕橫霸道,卻原來還是有點腦子的。

見易水寒沉默沒有說話,向妮沉著而冷靜的說:“這一次我不會再勉強你,你愿意結就結,不愿意結,我自然能找到人和我結婚。只是我結婚之后,希望你不要再來打擾我的生活了,明白嗎?”

這句話暗示的意味特別明顯,如果沒有和她結婚,那么也不要想著知道向晚的消息了。

最終,易水寒還是妥協了:“好!”

這一個字說出來,真的是用盡了他全身的力氣。

只有他自己知道,說出這一個字是有多艱難。

聽到他說出這個字,向妮原本應該是開心的,可是笑著笑著,她卻流下了眼淚。

易水寒何曾向別人屈服過,為了向晚,他竟做到了如此地步。

婚禮按照向妮的要求,轟動而氣派,媒體也紛紛參加,除了新郎那冰冷而漠視的表情,向妮真的以為自己是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新娘。

只是很多事情,都是如人飲水,冷暖自知。

新房里,向妮坐在寬大的席夢思床上,整個房間被布置的有種歐式的浪漫。

這一天,她終于如愿做了易水寒的新娘,可是心里為何這樣的苦澀?

她知道易水寒不會讓她等太久,畢竟他是那樣的急迫。

果然不出他所料,易水寒估計根本就沒在前面陪人喝酒,就直接趕過來了。

一進來,別的話不說,只說了句:“婚已經結了,你可以說了。”

向妮絲毫不會懷疑,要是現在告訴他了,他一定會丟下今晚的新婚夜,去找向晚。

她看著他,神情淡漠:“水寒,今晚是我們的新婚夜,你一定要今晚就逼我嗎?”

“我逼你?”易水寒終于不耐煩了:“到底是誰在逼誰?”

如果不是她以向晚相逼,他會和她結婚?

向妮站起來,面上沒有什么表情,誰也不知道她此時此刻在想什么,只見她緩緩的走到易水寒的面前,雙手勾住他的脖子,語調曖昧的說:“水寒,吻我!”

易水寒很是嫌惡的推開她的手,捉住她的手腕:“向妮,你別太過分了!”

向妮有些扭曲的笑:“水寒,新婚夜難道不是結婚的一部分嗎?你不吻我,不和我同房,怎么算是真正的結婚了?”

瞬間甩開她的手,改成單手掐住她的下巴:“快說,別挑戰我的耐性!”

雖然被易水寒捏的快說不出話了,可是向妮還是堅持:“水寒,我猜你一定會吻我的,你只有吻了我,才能知道向晚的消息,不是嗎?”

只是這次向妮真的想錯了,易水寒沒有吻她,始終也沒吻。

他放下她,很是氣憤的離開。

要不是他沒有打女人的習慣,這向妮怕是早挨打了。

還沒出房門呢,向妮就在后面說:“我猜想,你是不是想出去告訴所有人,這場婚禮只是個烏龍,我們還不算正式夫妻?”

易水寒的腳有剎那的駐足,是的,他確實是這么想的。

向妮繼續笑:“易水寒,你是不是忘記了,你寫了保證在我這,保證結婚五年后不會離婚,現在字據就在我手里,你出去是要打自己的臉嗎?”

最終的博弈還是向妮贏了,因為她成功的抓住了易水寒的軟肋。

只是她雖然用婚姻困住了易水寒這個人,但是始終過著有名無實的日子,她始終得不到易水寒的心。

這樣的日子一直持續了五年!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《你再也不會遇見我》已出全文

閱讀全文請搜索關注微信公眾號:心疼文學

回復小說名字 即可繼續閱讀全文章節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添加公眾號流程:右上角 + ,添加朋友,點擊下面的 公眾號 三個字,輸入 心疼文學 ,搜索關注即可。

推薦閱讀指數:★★★★★

注:建議大家到正版授權網站觀看小說內容,支持原作者。為了保護版權,本站不提供免費閱讀,只推薦小說名稱和對作品的一些個人見解,僅供大家參考。


內容版權聲明:除非注明,否則皆為本站原創文章。

轉載注明出處:http://www.koldc.tw/?id=12306

評論

  1. 藍色夢
    2018-09-05 23:16:38
    你再也不會遇見我

發表評論

◎歡迎參與討論,請在這里發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觀點。